好不容易擺脫包圍著他的人群離開會場,法蘭西斯拖著滿身的疲憊上車後才露出鬆口氣的神情,這時天色已經接近黃昏了。

車子安穩的前行,他安然的坐在後座。

他是法蘭西共和國,又名為法蘭西斯.博納富瓦。

他曾有許多的名字,但只有「法蘭西斯.博納富瓦」是他最初也將帶到最後的名字。


該怎麼說明他們這樣的存在呢?

他們是與國家同時誕生的意識體,似人卻非人的存在。

燃歿(Ran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