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警告】
★這裡是女性向同人為主的社團BLOG。
★與原作者、出版者、國家、人物、團體沒有任何關係。
★因為包含腐向的內容,並且含有限制級描繪創作,對這方面苦手者請關上這個頁面。
★不了解或排斥者請盡速關閉網頁,並請不要於公眾場合觀看。

目前日期文章:20111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日本吉原

三味線的聲音緩緩的奏起,在夜幕緩緩低垂而下的昏暗中,各間花樓也點上了紅燈籠,準備迎接今晚即將到來的諸位恩客。

在性交易防治法解除禁令之後的十幾年,吉原再度奪回了身為日本第一的高級風化區的地位,許多的大型妓院與花樓在此開張重建,而後,無數紙醉金迷的夜晚從此展開。

在許多以女性遊女為主的妓院中,逐漸也出現了不少以男性色子為主的花樓,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在禁令剛解除的第一年間就開張起來的岑湘閣,除去它以男性色子為主的部分,樓主身為女子這點便令吉原的諸家青樓樓主跌破了不少眼鏡。

在古時的吉原,從未聽聞過有女子開辦花樓這等荒唐事,頂多也就是個老鴇罷了。但這位名叫湘水的女性樓主卻以極為決斷的手段,購買收集各等絕色少年,而後岑湘閣在幾年的磨練下,一躍而成吉原首屈一指的男性花樓,而樓主也被許多後來才開辦男子花樓的樓主們敬稱為「湘水夫人」。

談到這岑湘閣了,也不得不說說這裡面最具知名的花魁。

眾所皆知,擁有花魁之稱的傾城是所有色子中最出色的,舉凡書法、詩歌、舞蹈、茶藝等都是必須擁有的技能,但岑湘閣的花魁可不只是這樣,比起一般花樓只有一個花魁的地方,岑湘閣一次便是擁有著四名花魁,分領其中個別四樓,全是數一數二的上等傾城。

目前以最為人知,而且成為花魁後從未掉下花魁寶座的四位花魁來介紹一番。

春樓-花魁姬樁,與秋樓的花魁並稱「雙華花魁」,是花樓中難得一見的雙子花魁,個性有些彆扭,比起外表的堅強感其實內心有些脆弱,有些沒自信,很怕被拿去跟雙生的兄弟比較,,擁有著絕佳的歌藝,為了不輸給對方努力成為花魁。

夏樓-花魁白鳶,有著「極惡花魁」之稱,與花名不相符合的妖豔與美麗,外表柔媚入骨,事實上在內心有著極為專情的性子與要命的堅持,像是誰都深愛,其實誰都不愛,花魁中算是最為年長的,離退休只剩下2年的他最後會是如何令人期待。

秋樓-花魁鳶尾,與春樓的花魁並稱「雙華花魁」,是花樓中難得一見的雙子花魁,個性溫柔帶點迷糊,是一個比較親近客人的花魁,不過對於自己喜歡的東西有些執著,擁有著絕佳的手藝,舉凡插花等都難不倒他,美麗如斯,花魁當之無愧。

冬樓-花魁忍冬,在四位花魁中較有男子氣概,有「暴惡花魁」之稱,性格相當的好強不服輸,不過在幾年的磨練下逐漸內斂,除了在好友的面前會顯現出真實的一面外,其餘時間多半以冷艷的感覺出現,身為花魁卻少有花魁架子,意外的受人歡迎。

介紹到了這邊,接下來以這幾位花魁為主的故事,也將轟轟烈烈的在這吉原內展開……

煌幽(彼岸˙煌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法……


嗯?


「法蘭西……


誰?誰叫我?


「法蘭……法蘭西斯!」


被呼喚聲驚醒,一睜開眼睛法蘭西斯就看見安東尼奧高舉著手一副正要揮掌的模樣,不過在看見他睜開眼睛後就悻悻然地放下,似乎還可惜的嘖了一聲。

滿頭黑線,法蘭西斯看著他放下手,陰著臉問,「安東尼奧你剛打算做什麼阿?」

「沒什麼呀,因為法蘭你怎麼叫都不醒,我才打算用稍微激烈一點的手段叫醒你嘛!」

揮了揮手要他不要在意,安東尼奧毫不心虛地笑。

「你所謂的稍微激烈一點就是打巴掌嗎?我說這叫什麼稍微阿!你要是把哥哥這張俊臉給打腫了可是會有人哭的喔!全天下的女人都會為此傷心落淚的喔!」

關係到他愛之如命的臉蛋,法蘭西斯徹底的激動了,不過安東尼奧卻哈哈地笑著敷衍過去。

「你那臉皮厚得跟鐵皮一樣打個幾下沒事的啦,而且絕對不會有人哭的放心吧!」


去你的!


法蘭西斯差點激動地罵出髒話來,不過就還是勉強冷靜下來,才發覺奇怪。

「說起來……安東尼奧你怎麼會在我家?大半夜的你來擾人清夢做什麼,哥哥的睡眠可是很重要的,要是明天早上起來哥哥完美的臉蛋上有了黑眼圈該怎麼辦阿。」

自戀的撫上自己的臉頰,法蘭西斯認真地擔心起明天早上自己的俊臉會不會出現什麼瑕疵。

沒想到安東尼奧反而一臉奇怪地看著他,「你在說什麼夢話阿法蘭?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新郎會在儀式開始前睡著的耶。」

 

聽見安東尼奧的話,法蘭西斯愣了。

「什、什麼?新郎?

「怎麼啦,結婚儀式都要開始了你才想裝傻,你該不會婚前恐懼症現在才發作吧?」安東尼奧打趣的笑話著他。


法蘭西斯終於發現不對勁了,他仔細的上下打量了安東尼奧一番,相較平常隨便的農夫裝,他穿著一件深灰色的西裝,連討厭的領結都好好地打在脖子上,莊重的一副要去參加婚禮的模樣。

法蘭西斯趕緊低頭,就發現自己穿著著白襯衫配著米白色西裝,領口鑲著金邊,胸前還別著朵純白的鳶尾,不就正是新郎的打扮嗎?


哥哥我是新郎?


終於意識到這件事,法蘭西斯驚悚了,「等等、哥哥我明明就像平常一樣喝了杯紅酒就睡了,為什麼一醒來就要結婚了!?」

重點是新娘是誰?如果不是美人,那哥哥不就虧大了!


不、我想你搞錯重點了……


「這不是你自己決定的嗎?你真的睡昏……」

還沒來得及說完,氣沖沖闖進來的基爾伯特就打斷了他們的對話。

「安東尼奧你搞什麼?不是叫你來帶法蘭出去,你怎麼也跟他耗在這裡!」

想起剛剛被拿著平底鍋威脅的情況,基爾伯特忍不住嘖了一聲。

真是的,伊莉莎白那個男人婆……就算穿著禮服也一樣粗魯!

他咬牙,無謂地在心裡辯解,本大爺才沒有看呆呢,絕對沒有!

絕對是遷怒,基爾伯特拉了兩人的手就把他們給拖出房間。

「新娘都要進場了新郎還不出現,你這婚是還要不要結阿法蘭西斯!」

 

「所、所以說哥哥我到底什麼時候說要結婚了啊!」硬被拖到了神父面前,法蘭西斯還想掙扎,就聽見婚禮進行曲的音樂聲奏起。

「等等!一定有哪裡搞錯了!哥哥我怎麼可能——…………」抗議的聲音慢慢低了下來,法蘭西斯征愣地看著紅毯另一端,一身潔白捧著捧花步來的新娘,取而代之的是一聲不敢置信的呼喚。


——貞德?」


一步步堅定地向他走來,蒙著白紗卻依舊看得清面目的女子,似乎是聽見他的呼喚,抬起原本低著的頭看向法蘭西斯,頰邊帶著羞怯的嬌紅,露出幸福的笑容。

背著教堂門口照射進來的光線刺痛了他的眼,但是見到她的笑容,原本還傻著的法蘭西斯也笑了。

 


——阿阿阿……我的聖女、我的新娘……

 



當法蘭西斯睜開眼並回過神來時,就發現自己還是躺在床上,剛剛所見的一切都不復存在。

窗外照射進來的陽光狠狠的刺痛了他的眼,他忍不住抬起雙手覆於眼上,感覺手心微涼的溫度,還沒發現前,眼淚已經流了下來。




哈、原來……是夢阿。




掌中幻夢 fin.



哈囉大家,好久不見!

距離我上次更新已經是四個月前的事了,發現這點真令人吃驚...

最近的活動力低得像無尾熊一樣呢...還真是應了我國中時的綽號哈哈...對不起不好笑T-T

我還是有在寫的喔!

只是努力地想改進自己的寫作方式...雖然還是看不出自己有進步。

這篇法貞是我構思了很久的作品,雖然貞德只有少少的出場戲份,卻占了全篇最重要的地方!(本來就是法貞嘛)

一直很喜歡法蘭西斯跟貞德之間的關係,這場註定的悲劇,就是他們讓每個人都心動的地方吧...雖然心也很痛。

這篇想表達是法蘭西斯的一些想法,大概就是——我沒有忘記,最痛苦的是我依然還是那麼想你。

雖然很不好意思結尾有些倉促,畢竟本來的構想是篇短漫,不過我果然沒有畫圖天分,還是想辦法寫成文了...希望沒有太難看懂(跪

  


 燃歿  2011/12/05 發表


燃歿(Ran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