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警告】
★這裡是女性向同人為主的社團BLOG。
★與原作者、出版者、國家、人物、團體沒有任何關係。
★因為包含腐向的內容,並且含有限制級描繪創作,對這方面苦手者請關上這個頁面。
★不了解或排斥者請盡速關閉網頁,並請不要於公眾場合觀看。

目前日期文章:201203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她早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了。

湘凜靜靜的坐在被黑色的布幔重重覆蓋住的小轎內,無聲的,沒有尋常婚嫁會有的喜樂鑼鼓聲,只有濃濃的哀傷以及恐懼四散在他的周圍。

「恭請新娘下轎。」外面抬著轎子的村民顫抖著聲線說著,她略整服裝,下了轎。

被重重羽之紗遮住的視線不是很清楚,但也足夠讓她看清自己身在何處。

這裡是村莊邊境的鬼門,千年來村裡都沉默的遵循著這個習俗:每百年便要獻祭一位新娘給予這個鬼門的鬼王,以求村莊平安。

可笑的習俗,但鬼王的確也信守承諾,從未自這鬼門派出鬼族大軍攻擊她們的村莊。

「這便是今年的新娘?」來迎接的鬼王使者說著,雖然不是很清楚,但湘凜聽得出來是個男人,藍色的長髮繫成一束落在胸前,剩下的卻是看不清。

「是、是的。」村民顫抖著,心裡非常恐懼。

她聽見男人短短的笑了一聲,一個動作幾個黑衣的侍女便走向她,將她帶往不遠處的黑色馬車。

「請跟我們走吧,王妃。」一個侍女說著,攙扶著她的手是冰冷的。

王妃嗎?湘凜笑了笑,什麼話也沒有說的,就順著侍女們的帶領走向馬車。

 

*

 

她從夢裡醒了過來。

 

蝶翎坐起身,夢境裡的一切仍在她的腦海裡徘徊不去,她搖了搖頭,試圖將那些奇妙的夢境給撇開,今天是她第一天上學的日子,她不希望因為一個夢境而干擾到自己的情緒。

「翎,妳起來了嗎?」幾下敲門聲,門外的男孩問著「師傅跟老太婆在等妳吃早餐。」

「我醒了,等等。」應了一聲,她翻開棉被下了床,簡單的梳洗過後便打開了房門。

「抱歉,讓你久等了。」不好意思的笑笑,蝶翎對著矮她一顆頭的男孩說著「我們走吧,冰炎。」

而男孩只是哼了一聲。

 

無殿的早晨總是吵鬧的,即使是在餐桌上也不會停下這樣的吵雜,但卻是她最熟悉的風景。

「對了,今天小翎跟小傢伙就要去上學了吧?」停下了跟冰炎的鬥嘴,扇突然開口「小翎有做準備嗎,畢竟是妳第一次去跟人群相處呢。」應該是擔心的句子卻因為調皮的語氣而變的完全不是那樣一回事。

「母親放心,我想不會有事的。」放下餐具,蝶翎優雅的用餐巾擦了擦嘴「還有冰炎陪著我,不會有問題的。」她微微一笑,說著。

「就是因為跟小傢伙一起去我才不放心呢。」「放心吧老太婆只要不是跟妳出門,翎絕對不會有事的。」非常直接了當的打斷對方偽裝成賢妻良母的樣子,冰炎冷冷的說。

「小傢伙你越來越沒禮貌了!」「對妳根本不需要禮貌。」

想當然的兩個人又再度的鬥起嘴來,而餐桌另外一側,鏡則是溫柔的開了口。

「別看扇老是這樣沒個正經,她可是真的擔心小翎妳呦。」她掩著嘴笑著,藍色的眼睛滿是溫柔。

「我知道的,鏡姊姊。」蝶翎說,她的母親這性子是改不過來了,與她相處了10幾年要是還不了解的話怎麼能夠當她的女兒呢?

「反正,遇到什麼事的話就直接把人揍飛,必要時殺了也沒問題。」開口的是同樣用完餐的傘,雖然是有些問題的發言,但也看的出他對她的重視「一切小心為上。」

「是的,父親。」她笑了笑,說。

「必要時我也會幫忙的,師傅。」暫時停下跟扇的鬥嘴,冰炎也說,雖然是極其彆扭的語氣。

蝶翎掩住嘴,笑著。

有這樣關心她的家人,夫復何求呢?

 

*

 

當馬車穿越了鬼門,湘凜耐不住好奇心,偷偷的翻開羽之紗,往馬車外面看去。

這裡......就是鬼族所居住的獄界阿。

除去黑暗的天空及略帶血腥味的空氣,基本上倒是跟人類所居住的地方差不多呢。

她望著黑色的天空,然後蓋上了羽之紗。

從今以後,就要在這裡居住了嗎?

馬車緩緩的駛進了城內,再過去就是鬼王的城堡,一些好奇的鬼族簇擁在馬車的旁邊,對於今年的新娘感到非常的好奇,一點哭聲及啜泣都沒有呢。

有些眼尖的鬼族甚至看見了,在重重的羽之紗覆蓋住下的新娘,噙著嘴角微笑的美麗面容。

 

終於是抵達了城堡。

湘凜被幾位侍女攙扶著下了馬車,卻聽見了一個好聽卻滿是諷刺意味的女性嗓音。

「今年的新娘就是她?我看大概很快也會和那些個尋死的新娘一樣自殺的。」像是非常看不起她,女人說著,語氣非常的鄙視意味。

「別在耶呂的新娘面前說這種話,比申,還是妳只是因為每次嫁給他的人不是妳才在這找荏。」剛剛迎接她的男人開口,帶著嘲笑意味的。

「不關你的事安地爾,閉上你那張嘴。」被稱做比申的女人像是惱羞成怒一般的尖聲吼著,然後轉頭就走,安地爾倒是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轉身看向湘凜。

「新娘沒被她嚇到吧,那女人只是在遷怒罷了。」帶著笑的嗓音說著。

「沒事,反正她也只能這樣罵我不是,誰叫我是鬼王的新娘呢?」輕輕的笑了聲,她有些促狹的眨了眨眼,當然對方是看不見的。

安地爾有些訝異於她的反應,沒想到這個女孩這麼有膽識。

「你叫做安地爾嗎?能夠帶我進去了,我想她不至於在進去的途中給我製造些什麼麻煩。」湘凜歪了歪頭,怎麼不說話了呢?

「......請跟我走,往這邊。」安地爾決定拋下這些疑惑跟好奇,反正未來有的是機會問她的。

 

*

 

通過了傳送陣,當光芒退去時他們倆已身在Atlantis學院的西大門處。

這裡,就是父親與母親,以及鏡姊姊所一手創立的學校嗎?蝶翎有些驚嘆的看著氣勢華美的西大門想著,精靈守衛手持著各樣武器整齊的排在大門的兩側,很是有威嚴的味道。

「翎,妳有打算考袍級嗎?」冰炎突然的出聲問她,她有些發愣「還沒想呢,冰炎想考嗎?」

「考了比較方便。」他認真的說。

袍級阿......她略為思考了會「我想我會再考慮看看,對我來說袍級不是那麼必須。」她笑了笑,說「對了,冰炎你在幾班?」她詢問著。

1A班。」「是嗎,冰炎果然是A班的學生。」

蝶翎再次看了看那些精靈守衛,然後,步入校門。

從今天起她就是Atlantis的學生了,好好努力吧,可不要丟了無殿的臉!

這樣想著的她,不自覺的握緊了拳。

 

「大家好,我是今年入學的夏侯蝶翎,請大家多多指教。」

 

即使是走在路上,也能聽見他人的竊竊私語。

蝶翎捧著幾本書正在往圖書館的路上,耳邊傳來的總是對於她身分的指指點點。

是啦,她嘆口氣,她知道自己身為無殿之人,還是創校董事的女兒這點很受矚目,但有必要避她像是在避什麼瘟神的嗎?她略為苦惱的敲了敲臉頰,想著。

不過馬麻有說過走路要專心,不要想東想西的不然很容易出事──她就這樣迎面撞上了個女孩。

「『啊!』」

兩個女孩就這樣跌在地上,蝶翎手裡的書掉了一地,卻沒有女孩那麼糟糕,厚厚一疊的紙張飛舞在空中,然後散落於地面,一片狼藉的慘狀。

「抱歉──妳沒事吧?」先反應過來的蝶翎趕緊起身查看女孩的情況,似乎是沒有什麼傷口的女孩呆了呆,然後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沒事,只是文件......」她有些煩惱的歪了歪頭,便開始收拾著一地的紙張,有點七手八腳的忙碌。

「我來幫妳吧。」說著她也蹲了下去,幫忙收拾著地上的文件。

「不好意思呢,都是我心不在焉才撞到妳。」邊收邊道歉著,蝶翎望著眼前的女孩──一頭長長的海藍色髮絲綁成一條辮子,少見的顏色,大概是水妖精之類的種族吧?

「沒什麼,我自己才是,我也沒有認真看路才會撞到妳。」女孩笑了笑,終於收拾完所有文件「我叫詠雩,詠雩‧賽倫;妳呢?」這時蝶翎才看見她的眼睛,如水的藍。

「我叫做夏侯蝶翎。」她眨了眨眼,笑著說。

「原來妳就是那個夏侯小姐?」詠雩歪了歪頭「大家都在說,董事們的女兒來學校上課了,原來就是妳嗎?」

聽見這種稱呼,蝶翎雙肩一垮「說真的,我實在不太想承認......但的確是我。」她嘆了口氣「董事的女兒有這麼稀奇嗎,我又不是什麼幻獸......」她空出一隻手擺了擺,說。

這倒是讓詠雩笑了出來。

「我想也是,又不是什麼幻獸。」她笑著,說「妳真是有趣,我想交妳這個朋友呢。」

「為何不要呢,我可是被眼前的賽倫女妖*給迷惑了噢。」蝶翎吐了吐舌頭,笑了出來。

入學的第一天,她交到了第一個朋友。

 

「對了,我好像還沒問妳妳是幾班的?」

「初中部3A班。」

「跟我同班嗎?大概是因為我剛剛去幫忙領文件所以沒聽到妳的自我介紹......

「那又如何?我們可是有很多時間可以好好相處。」

「說的是呢。」

 

【第一章,入學】

*賽倫女妖:希臘神話中會用歌聲迷惑過往船隻的美麗女妖,蝶翎用詠雩的姓氏開的小玩笑。

煌幽(彼岸˙煌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鬼妻 人物設定

 

姓名:夏侯蝶翎/湘凜‧戴克妮絲

所屬:人族,黑暗聖女*

性別:女

年紀:20/外貌18歲,實際不明。

身高:170cm

裝備:晝夜屬性王族幻武兵器『玫麗朵』與『拜蕾雯』,最初型態為黑色泛金色紋路的雙手鐵扇,第二型態顏色反轉,尺寸變大/由黑暗所淬煉而成的黑色雙手鐵扇,可視情況變更樣貌。

能力:咒術、幻武兵器操作/咒術、陰影操控。

搭檔:詠雩‧賽倫/

袍級:無(但本身能力不亞於黑袍)/無,能力據說可打贏比申惡鬼王。

身分:無殿三主傘與扇的養女/耶呂鬼王的王妃。

千年前被人族村莊獻祭給耶呂鬼王的新娘,髮色與瞳色皆為玫瑰紅,出生時便被村裡的祭司預言為「黑暗聖女」,並指她將帶來黑暗,因此被村裡的人們供奉在村子裡的聖殿,給予一切但不許踏出聖殿一步,出嫁於耶呂之後發覺對方並非如傳聞中一般,於是日久生情,對於她的情感付出耶呂也給予了相等的回應,成為耶呂唯一的王妃。

為了陪伴對方甚至不惜一切,吞下了安地爾所贈之陰影碎片,而成為真正的「黑暗聖女」。

陪伴著耶呂參與了千年前的兩場大戰,與凡斯的關係雖說只交談過一次卻意外的很不錯,凡斯也指出她是除了妖師一族外唯一可以使用陰影力量的人,在第二次大戰時為了守護耶呂而受到精靈石之刃重傷,因此耶呂命令安地爾將她帶走,自己則是留下來面對接下來的戰爭。

後來依舊抵不過精靈石之刃的力量死亡。

而後靈魂轉生為人族,卻被遺棄在戰場旁的湖邊而被白川主撿走,委託無殿三主將她帶往千年後,甚至三主之傘與扇將其認養為養女,與隨後而至的冰炎一同生活在無殿之中,15歲時進入Atlantis就讀,此時開始她便做著有關於前世的夢境,20歲時與褚冥漾相識,然後......

*黑暗聖女:孕育陰影的母體,黑色種族的守護者,跳脫於時間的存在,主神的創世人偶之一。

*依此設定也有所謂的「光明聖女」,為白色種族的守護者。

 

 

姓名:詠雩‧賽倫

所屬:海精靈族*

性別:女

年紀:20

身高:168cm

裝備:水屬性王族幻武兵器『賽凡提斯』最初型態為水藍色的等身高長弓,第二型態則是深藍色的雙頭薙刀。

能力:咒術、幻武兵器操作、水觸*

搭檔:夏侯蝶翎。

袍級:紫袍。

身分:海精靈族三公主,九瀾‧羅耶伊亞的未婚妻(他自己定的)

蝶翎在Atlantis第一個認識的朋友,海藍色的及腰長髮繫成辮子垂在背後,瞳色為水藍色,海精靈族的三公主,不過身為公主卻沒有所謂的千金傲氣,個性溫柔隨和卻有自己的堅持,一步也不會讓,有些迷糊與神經大條。

13歲時入學就讀於初中部一年A班,代導人為九瀾,不知道是因為太溫柔還是因為根本搞不懂所以對九瀾的嗜好並不覺得有什麼特別,大概是因為這種個性的女孩子過了這村就沒那站了九瀾才把人給私自訂了下來。

對感情有些遲鈍不太容易開竅,所以九瀾大概還要再走很長一段路()有隻海豚寵物叫做貝洛貝洛。

*海精靈族:極為古老稀少的精靈一族,曾出現在希臘神話中,被稱為海仙女歐克亞妮斯。

*水觸:海精靈族特有的能力,只要是與水相關的一切讓他們接觸到,都可以為己身所用。

煌幽(彼岸˙煌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所以說,現在你到底是有什麼不滿呢,貝西卜先生?」
佐隈推了推眼鏡,有些疑惑的望著沙發上面容俊朗的男人,手下批閱文件的速度倒是一點也沒減緩,拜多年幫芥邊處理事務的能力這對她來說並不是很困難的事情。
這裡是芥邊偵探事務所--應該是要這樣稱呼的,不過現在則該稱為佐隈偵探事務所,幾年前從芥邊先生接下事務所的佐隈已經是個出色的惡魔使,雖然跟原先的設想不同倒也做得有聲有色──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自從她重新簽下契約之後就沒怎麼鬧事的貝西卜居然跟她在鬧彆扭,這讓她很疑惑。
「就是在不爽,所以要罷工,有意見嘛。」貝西卜冷冷的說著,手指輕敲著臉頰,表情很是不屑。
「是是,難不成是因為祭品的咖哩不夠多嘛我知道了下次我會做多點......」「才不是那種膚淺的理由呢女人我可是貝西卜大人阿妳少瞧不起我了!!!」
聽見這句話,佐隈終於停下了手上的批閱動作。
「貝西卜先生,所以現在你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不爽?」她看著對方,很是不解。
「要妳管!!」撇開頭,貝西卜不再說話,只是表情依舊難看。
「......優一,你不說我不會知道的噢。」沉默了會,佐隈再度開口時叫喚的名稱卻改變了,聽到這樣的稱呼貝西卜整個人差點沒從沙發上跳起來摔下去。
「幹、幹嘛突然這樣叫,我又不是因為妳沒有叫我名字在不開心!!」微微的脹紅了臉,他的表情已經洩漏出了原因,真是的。
佐隈忍不住笑了出來「結果還真的是這樣,這麼希望我這樣叫你嗎?」撐著下巴,她饒富興味的看著對方的表情先是愣住然後再度脹紅的樣子。
阿阿,真是個彆扭的男人。
正打算在講些什麼好讓對方不在這麼彆扭時,事務所的大門卻被碰的一聲給打了開來。
「小~佐~本大爺阿薩謝爾回來啦~」一頭火紅色短髮的青年就這樣大辣辣的走入門內,然後像是變魔術一樣瞬間長出了山羊一般的角,以及毛茸茸的下半身,阿薩謝爾伸展了一下,這才看到整個人像是吃錯藥一樣的貝西卜「小貝,怎麼啦?」他不解的歪了歪頭看著這個多年的好友兼同事。
「在關心別人之前先關心一下自己會比較好噢阿薩謝爾先生,你這次的工作也該報告一下吧?」佐隈倒是立刻丟出了問題,沒辦法阿薩謝爾總是屬於容易出狀況之一的惡魔。
「小佐妳這什麼話阿當然要關心一下小貝才行阿,還是其實是妳又無緣無故欺負人家?」阿薩謝爾理直氣壯的說著,然後立刻被佐隈扔出的紙鎮狠狠的砸中了腦袋。
「有那個時間幻想你倒不如認真做好工作,你是打算我把祭品換回成薩克對吧?」佐隈氣定神閒的說「還是、我直接把你送去給芥邊先生呢?聽說他最近還滿需要一個新的沙包──」「不不不不要我不亂想了別再把我送過去!!!!」開什麼玩笑他又不是不要命了!!!!
滿意的聽著阿薩謝爾的報告,佐隈仍不時分神的看著貝西卜,幸好他現在表情已經恢復正常,似乎也不在生氣,果然是因為她都不叫他名字嗎?
無意識的翻著文件,阿薩謝爾的報告結束之後她想了想便站起了身子「優一,陪我去處理案子。」佐隈整理著桌面上的本子,卻聽到了一聲強烈的撞擊聲。
「小、小貝你沒事吧?」阿薩謝爾也有點傻了,他眼睜睜的看著貝西卜整個人從沙發上彈起,然後狠狠的摔到地上,看起來可真是有夠痛的。
......反應也太激烈了吧?佐隈深深思考著這問題,這下子她是要叫還是不要呢?
*
初冬的天氣雖然不是說毫無陽光,卻也有了寒意,佐隈圍著圍巾縮著肩膀走著,有些後悔自己幹嘛不多加一件外套再出門呢?想著想著一個溫暖的物體突然的落在她背上。
「穿著,笨女人。」貝西卜拉下自己的外套,整個罩到了她的身上。
真是的,都要出門為什麼都不給自己多穿點,這年紀是白長的嗎?總要人擔心。
「謝謝你,優一。」可惡不要在這樣叫他!!可是卻又矛盾的很想要她這樣多叫叫自己,雖然老是讓自己臉紅什麼的。
但是、但是。
至少能讓他忘記,可能再過不久就再也見不到她的事實。
「りんこ。」
他停下了腳步,這樣叫著她。
卻看到佐隈渾身一僵,像是機械一樣的轉了過來。
「怎、怎麼了?」僵硬著的微笑讓貝西卜有些想笑。
原來,都是一樣的反應阿。
「我們,再簽一次契約,怎麼樣?」
「......咦?」
貝西卜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搔了搔臉頰,撇開了頭。「誰叫妳畢竟是人類......我不想要找不到妳的下輩子。」他絕不承認是因為他找不到她的話會很寂寞!
佐隈微微的睜大了眼,所以最近他心情不好就是因為這個?
「......第四次的契約嗎,也沒什麼不好阿,那就在簽吧?」
是阿,第四次。
第一次,是從芥邊先生那邊轉移的。
第二次,是在上一份契約終止時在度簽下的。
第三次,那是終身的誓約,雖然惡魔不該談神,但那的確是神所創下的神聖誓約。

第四次的契約,連下輩子甚至是下下輩子都被預約走啦......

「真是,拿你沒辦法呢,優一。」她輕輕一笑,說,滿意的看著對方再度臉色脹紅。

*
百年之後。

「大葛格,能不能請你把球還給我?」年紀尚小的女孩子這樣問著,英俊的男人則是笑了笑。
「可以阿,那妳要答應我一件事噢。」他點了點女孩的鼻尖「妳願不願意嫁給葛格呢?」
女孩歪了歪頭思考了會,然後綻放出燦爛的笑容。
「好阿。」
「那麼,幫葛格在這裡寫妳的名字好嗎?」男人拿出了一張紙,帶點誘惑的氣息說著。
像是惡魔的誘惑。
女孩點了點頭,接過了男人手中的紙與筆,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我找到妳了。
男人勾起了一抹溫柔的笑容。



被PIXIV的一篇貝佐漫畫給打到了,不過因為我看不懂日文所以就自己想像。
→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anga&illust_id=19918488
好喜歡叫著貝西卜「優一」的佐隈!也很喜歡結了婚的她們!
召喚惡魔大概是我第一次看就覺得這不能玩BL的動漫之一吧?
重要的事情要說三遍:貝佐萬歲、貝佐萬歲、貝佐萬歲!!!

煌幽(彼岸˙煌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