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共七百,謝謝喔。」

露出一個清淺的笑容替客人結帳,李綰盡力無視後方對談歡樂的兩人,沒注意到客人在她的微笑之下露出癡迷的神情。

 

「所以勇哥哥正在準備碩士論文?好厲害!」

「還好啦,這對我來說不算什麼!」摸摸鼻子,他一點也沒有不好意思的笑著。

......還是不行。

啪的一聲聽到理智斷裂的聲音,綰終於開口。

「任勇洙,你摸魚摸完了沒?搬一箱飲料需要這麼久嗎?」

 

「阿、不好意思啦,馬上來馬上來!」突然被綰抓包,勇洙乾笑幾聲,將手上的一箱飲料放到綰的面前,「不小心跟燁子聊的太開心了,別告訴大哥呀,他會扣我薪水的!」

綰沒好氣的撇了他一眼,「我才沒那麼碎嘴呢!」邊掃著條碼,替不知道為何看到他們聊起來反而很開心的燁子結帳。

 

動作俐落的計算著今日的營業額,今天綰除了替客人結帳外都繃著一張臉。

「綰!等等我,我們一起回去呀!」急忙的將鐵門拉上,勇洙焦急的喊著,向著走遠的綰奔了過去。

「你自己回去吧,我要去書局。」迎著寒冷的晚風,綰拉了拉圍巾,不理會跟在身邊的勇洙,自顧自的走著。

「那我跟你一起去。」勇洙堅持著。

「就說你先回去了!」她加快了腳步。

「不要,我要陪你。」同樣加快步伐的跟上了綰,他一邊趁著走到轉角的時候,小心的移到靠近車道的一邊。

....隨便你。」

察覺到勇洙的小動作,又見他如此堅持,綰終於不再費力拒絕,只是沉默的走著,但卻放慢了腳步。

 

當綰一結完帳,勇洙就瞧著一個機會,搶過綰提著的一大袋書,綰當然不願意,但偏偏勇洙又將書給拿高,怎麼夠也夠不著的綰,氣悶的轉頭就走。

「吶、綰,」瞧著綰緊繃的表情,見離家越來越近了,勇洙終於開口打破沉默,「你在生氣嗎?」

......你胡說什麼?才沒有。」綰正想轉頭,卻突然頓了噸,將頭轉了回來,目不斜視的繼續走。

勇洙見狀就擋在綰的面前,阻止她繼續往前,「你在生氣。」

綰確實停了下來,但卻硬是連看都不看勇洙一眼,「沒有。」繞過他就打算繼續往前走。

「你有,」他拉住綰,「你明明就在生氣。」

綰停住腳步,轉過身甩開他的手,「就說我沒有了你聽不懂嗎!」握緊手,綰實在是氣得想給他一拳,「任勇洙你會不會把自己想的太好了一點?你以為全世界的女人都該喜歡你嗎?自戀狂!」

終於發洩了一口惡氣,綰的臉色緩和了許多,但驚覺自己說的太過分,她不安的低頭,偷偷瞧著勇洙的臉色。

也許是被綰發火的樣子嚇到了,勇洙什麼也沒說,沉默就在兩人之間蔓延開來。


突然他湊到綰的面前,「綰,你吃醋了喔?」

綰低下頭,「.....囉唆,我才沒有。」

他蹲了下來,雙手合十,「對不起嘛、綰不要生氣了,嗯?」認真的看著低頭的綰。

聽到這句話,綰不知想到了什麼,又握緊了鬆開的拳頭,悄聲的說,「你不要欺騙女孩子。」

沒想到勇洙卻噗的一聲笑了出來,氣得綰打了他好幾下,「你、你笑什麼笑!我是很認真跟你說耶!」

「哈哈對不起對不起,我道歉,我道歉好不好?」還是忍不住笑的勇洙,在綰的粉拳攻擊下舉手投降。

哼的一聲,綰也不理他的就轉身快步走了起來。

他跟了上去,「綰,燁只是小女生的崇拜而已,你難道忍心打破她?」偷偷伸出空著的手握住綰,很愉快的發現綰也輕輕的回握,沒有甩開他的手。

......知道啦。」。

他又笑了起來,湊到綰耳邊輕聲的說,「綰,你真的好可愛。」

「閉嘴!」她嫣紅著臉瞪他一眼,卻終究沒甩開他的手,兩人就這樣牽著手走在回家的路上。

 

看到不遠處奔過來的燁子,綰微笑著招呼,「燁子阿,不好意思,要找勇洙的話要等一下,他在點貨喔。」

聽到綰的話,燁子卻急得揮手反駁,「阿、不是不是啦,我今天是來找綰姐姐的。」

「咦?」綰發出疑惑的一聲。

「那個,綰姐姐其實不用在意我的,」絞著手指許久,燁子才結結巴巴的擠出這句話,「我雖然很喜歡勇哥哥,但不是那種喜歡......

「我一直都覺得,綰姐姐跟勇哥哥是最適合的喔!」燁子一說完,連給綰一點反應的時間也沒有,抬頭笑了一下就跑走。

 

被燁子的話給嚇到,綰徹底的愣住,不知道呆了多久,直到急著結帳的顧客不耐的叫了她好幾聲,才回神急忙道歉的替客人結帳。

點完貨的勇洙見綰這副奇怪的模樣,走了過來問,「綰你怎麼了?」

......現在的小孩真是可怕。」

「什麼?」聽到綰沒頭沒腦的冒出這句話,勇洙摸不著頭緒的問。

「不、沒什麼。」綰柔聲的說。


真的,沒什麼。

只是我擔心的太多而已。

她又掛起了微笑。

 

End.

 

 

 

 


 

 

這是獻給燁桑的勇灣文!

嗯....雖然晚了很多又很崩壞,

但還是獻給你啦!

晚安!

 

燃歿  2011/3/6  發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彼岸初舞 的頭像
彼岸初舞

【彼岸初舞】

燃歿(Ran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