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艾德卡‧帕奇納斯x浦部莉香


。以動畫/遊戲閃電十一人為基礎延伸

。10年後設定有

。建議食用完「愛情是機關算盡」與「愛是絕症也是毒藥」再進行閱讀

。冷CP連環爆炸有,某女角懷孕有(咦

一群酒鬼大鬧婚禮有(等等

洞房花燭夜......也許有(神馬妳





我的心迎接著你啊 深愛之人啊

晚風已開始輕輕地吹送 已開始輕輕地吹送

夜幕緩悠悠輕柔柔垂落 緩悠悠輕柔柔垂落

在那片黑暗又茂密的樹林之間 樹林之間

樹林裡有松影在搖曳婆娑 樹林之間 松影婆娑

然後沒說的他會知道 然後沒說的他會知道

我相信他應該會知道


《費加洛婚禮 今夜微風輕吹》



她就要嫁給他了。

浦部莉香覺得眼前的一切就像是在做一場虛假的夢境,那樣虛幻而美好。

「我們的準新娘為什麼感覺不太開心呢?」不知何時走進新娘休息室的財前塔子說,表情滿是笑鬧「現在說不嫁可是來不及了噢。」她吐了吐舌頭,10年過去了她的心性依舊長不大。

「光說我哪,塔子妳才是什麼時候要結婚哪?」轉過頭去,她不甘示弱的說「妳和戴蒙尼歐交往時間可不比我們久哪,帖子呢?」她伸手作勢討喜帖。

「什、什麼啦!」塔子漲紅了臉頰「我又不一定會嫁給他!」她轉身跑了出去,差點與走進來的久遠冬花撞個正著。

「塔子怎麼了,怎麼跑的這麼快?」放下了手裡的東西,冬花有些疑惑的問。

剛剛她好像聽見了什麼關鍵字,什麼不嫁的?

「放心吧冬花,她只是在害羞啦哪。」笑了幾聲,莉香有些壞心眼的說著。

看妳再說嘴,總不能每次都是被妳調侃哪。

「是說冬花,真對不起哪我沒去參加妳和迪蘭的婚禮......不過你們什麼時候在一起的?」

像是突然想到了一樣,她雙手合十的道歉。

「沒關係,妳沒有辦法來我知道的,畢竟妳人在艾德卡那裏我不方便去當電燈泡對吧?」

冬花溫柔的笑了,卻直接送給莉香一個超級直球。

「......我錯了哪冬花妳才是最可怕的......」愣了幾秒,她乾脆的將臉埋入手心中。

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當面調侃妳,而是背後直接送妳一箭──

實在是太可怕了。


白色的西裝打理的相當筆挺好看,豔紅色的玫瑰襯在左胸口,標準的新郎裝束。

艾德卡重新審視過鏡子裡的自己,滿意的揚起微笑。

今天,美麗如玫瑰的她即將成為我的妻子。

想到這裡笑容不免加深了些,那是一種滿足的,將要把自己珍視之物給徹底納為己有的笑容。

「雖然不太想打擾你露出這種變態變態的笑容,不過時間就快要到了,準新郎。」

迪蘭敲了敲門,有些故意的說著。

「我以為你結了婚會更加穩重的,迪蘭。」

艾德卡不慌不忙的說著,轉過身來。

「還有,請解釋一下什麼叫做變態的笑容,這可是非常大的侮辱。」雖然是微笑的說著,但眼神裡大有「你不給我個解釋試試看」的意味。

「阿~就是那樣阿,那種笑容。」不算是回答的回答,迪蘭勾著放肆的笑容。

「你有空在這邊質疑我,幹嘛不趁機去看看你的準新娘呢?」

「不用你提醒,你覺得我真的會跟你要這個答案嗎,我們認識也夠久了,還不了解你。」

他走向門口,在離開準備室時拍了拍他的肩膀,便往新娘休息室走去。


「對了。」他突然停下腳步,回過頭望著迪蘭。

「我聽馬克說你和久遠小姐是奉子成婚的對吧,六個月後我會記得到你家拜訪認個乾兒子,別太感動阿。」他揮了揮手,便繼續往新娘休息室走去。


「......馬克‧庫爾加!!!!!」

艾德卡非常滿意的聽見對方的大吼。


*


我的眼怎麼會那麼明亮 我的歌怎麼會那麼嘹亮

我的身體好像被裝上翅膀 我的呼吸好像喝了迷湯

不知應該怎麼講這句話 我想你應該明白這句話

我想你應該明瞭 我的好


《費加洛婚禮 心如火手似冰 》


美麗如斯。

艾德卡幾乎是著迷的看著坐在梳妝台前正在做最後準備的她。

即將屬於他的,那朵燦爛盛放的玫瑰花。

他沉默著,只是倚在門邊看著她的一舉一動,並不打算驚擾到她。

依她那只要面對自己便容易害羞的個性,要是發現自己的話她一定會脹紅著臉將自己給推出門外的吧,所以只要這樣安靜的看著她就好。

反正她們的未來還很長,他並不急於一時。

從另外一側走向她的冬花發現了他,他也只是笑著示意別讓她發現自己。


「這樣就好了,莉香真的是超漂亮的。」

替莉香別上最後一朵頭花,冬花非常滿意的看著鏡中的她。

「謝謝哪,要不是冬花妳有來幫我,我想我就算弄上10小時也弄不好哪。」

她笑著回答,精緻的裝容讓她顯得更加美麗。

「說什麼呢,幫忙朋友本來就是應該的。」她溫柔的笑笑「婚禮快要開始了,我們先準備出去吧?」

這樣說著,順勢給了門邊的艾德卡暗示。

先去等待她吧,今天過後她就是你的妻子了,你有一生的時間來看她。

冬花這樣想著,微笑著揮了揮手。


退出門外,艾德卡再度望了望她的背影。

然後洋溢著微笑前往會場。



年輕健康的姑娘 美得像朵鮮花

幸福快樂的姑娘 灑著鮮花

她們終於能盼到 清純無瑕

我們歡唱 今日無限 美好


《費加洛婚禮 鮮花的祝福》



「這樣算算除了塔子還沒結婚外,我們閃電日本隊的女孩子幾乎都嫁出去了耶。」

円堂爽朗的笑著,為了今天的婚禮他特別穿上了西裝,顯得十分英挺。

「不過怎麼都是嫁給其他國家代表隊的人呢,吶吶豪炎寺你可得小心夕香妹妹,千萬也別被拐走啦。」一把攬著豪炎寺肩膀,嘴裡說出的是有些奇怪的發言。

「放心,誰敢娶夕香還得先通過我這關。」豪炎寺冷靜的說著,不過認識他的人都知道要是夕香真的被娶走了第一個爆走的絕對會是這個妹控哥哥。

「不愧是豪炎寺呢,鬼道你說呢?」

「円堂你就一定要把這個話題丟給我嗎?」

鬼道一臉無奈跟扼腕,他只要一想到春奈已經嫁人這件事就整個提不起精神來。

雖然費迪歐真的是個貼心又會照顧她的好男人,但那畢竟是自己妹妹還外銷到義大利去這還是讓他接受不能阿──他有些挫敗的垂下雙肩。

「鬼道你......費迪歐真的不錯阿。」

「你以為我不了解嗎?」

「好啦円堂,別再讓鬼道心情低落了,他有多重視春奈你是第一天知道嗎?」

風丸終於出來制止了円堂接下來的發言,身為閃電日本隊裡少數幾個已經成婚的隊員,這次他帶著新婚的御堂玲華一起來參加這場婚禮,很是羨煞旁人。

「而且比起這個話題,円堂你什麼時候才打算找個女朋友好好的安定下來呢?這可是大家超~關心的話題呦。」

不知何時也湊過來的浩人推了推眼鏡說著,卻立刻被一旁的八神玲名給狠狠賞了個爆栗。

「今天是來參加婚禮的,不是來催円堂君結婚的。」她很冷靜的說。

眾人望著被揍的浩人,默默的在心裡記下以後有事一定要去找玲名小姐,掛保證的沒問題!

「阿、新郎來了。」木野秋驚呼一聲,看著艾德卡走向祭壇旁的位置。

「要開始了呢。」勾著微笑,雷門夏未非常期待接下來這場美好的婚禮。


幸福是否將會在今晚來到

我期待能放下心中所有的煩惱

感覺天地萬物都在分享愛意

為我彈奏出這生命最美旋律

我又擔心又開心又關心 來到這裡

青春本就該無憂無慮尋覓

這好風景像夢境好旖旎 等著給我驚喜

希望是驚喜 而不是撲朔迷離


《費加洛婚禮 最後一刻》



*


就讓我們齊聚一堂 就讓歡笑直上雲霄

讓我牽起你的手 給你一個擁抱

不管你是怎麼想 不管你有多誇張

已經都不重要 因為一切已美好


音樂正熱鬧 每顆心在狂跳


快樂的新人就要步上紅毯


快過來 把彩燈張掛起來

快過來 把火炬點起來

美好婚禮正展開 美好婚禮急著正要展開


張燈結彩 張燈結彩 歡天喜地 歡天喜地

敲鑼打鼓喜氣洋洋出發 愛情在燃燒


張燈結彩 張燈結彩 歡天喜地 歡天喜地

敲鑼打鼓喜氣洋洋出發 愛情在燃燒


狂歡喧鬧 狂歡炫耀 狂歡擁抱


《費加洛婚禮 寬恕》



交換了彼此的吻以及那終生的誓約,她們在神之見證下成為夫妻。

然後熱鬧狂歡的一夜就此展開。


啤酒、紅酒及高檔的香檳威士忌,甚至連高濃度的伏特加都出現在這婚宴的場合。

眾人歡笑著、胡鬧著飲下各式酒液,絲毫不管隔天清晨是否會宿醉頭痛,就這樣狂歡著。

身為新人的艾德卡跟莉香當然也無法倖免於難,無數的酒就這樣在眾人的吵鬧中給吞入腹中,已經到了僅僅只差幾步便會直接不醒人事的地步。

幸好另外一邊發生了事情讓眾人的注意力直接轉移,不然這對新人大概回不了房間。


莉香整個人都被灌的綿綿軟軟連路都走不穩,最後還是被艾德卡抱回房間去的。

「還可以嗎?」憐愛的望著懷裡的人,他將人給放到床上「我端杯茶給妳?」

「不、不要哪......」緊緊的抓著他的衣袖,她整個人埋到他的懷裡,理智已經被大量的酒精沖散。

艾德卡失笑,原來她喝醉之後會是這樣可愛。

「我們結婚了呢。」調了一個讓她感覺最舒服的姿勢,他輕輕摟著她說,語氣很溫柔。

「嗯......你不要跟我說、你現在後悔了哪......」有些困難的撐開眼皮,莉香望著他說。

「現在不能退貨了哪。」她呵呵的笑了出來,一整個花枝亂顫。

「一輩子也不會退,妳才是不准退貨。」他笑著,輕輕的吻住她。


夜晚,還很長。



END


小劇場之一

「冬小花,妳真的懷孕啦?」

円堂湊到了她的面前一臉感興趣的問著,她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久遠懷孕了?妳跟迪蘭不是才結婚不到一個月、這麼快?」

鬼道推了推眼鏡,眼神很是犀利。


「這還用問,當然是傳說中的先上車後補票......噢噗!」

一擊必殺,浩人K.O!


「還有誰多事想繼續問的?」

迪蘭獰笑著,揮了揮拳頭。


一旁的馬克早就拉著夏未開溜。


小劇場之二

「塔子,請嫁給我!」

狂歡的婚宴上,戴蒙尼歐不知何時將塔子給拉到了一旁,然後拿出了戒指並且下跪求婚。

眾人安靜了下來,雖然只有幾秒。


「快答應他!!」

春奈幾乎是尖叫的說著,而後笑的花枝亂顫,看起來的確是喝了很多,一旁的費迪歐只能微笑著攙扶住自家妻子,以免因為過多酒精而跌倒。

「妳不是等他說這句等很久了嗎,快答應吧?」

手裡拿著酒杯,相較起來秋的反應鎮定多了,但已經紅透的臉蛋也顯示不能在喝下去,最後那杯酒的下場便是被洛可可沒收,不准再喝。

「別磨蹭了,這可不是我們認識的財前塔子噢!」

玲華一手攙著已經有些喝掛的風丸笑著說,一手再度拿過一罐啤酒。

「塔子加油。」

冬花甜甜的笑著,不勝酒力的她早就已經是直接被摟在迪蘭懷裡。


望著自家姊妹不斷起鬨,塔子整個臉已經可以匹美番茄。


「可惡......嫁就嫁啦誰怕誰啊!!」

一把搶過戴蒙尼歐手上的戒指戴上,她不甘願的說著。

雖然那嘴角擒著一絲甜蜜的微笑。




─────

終於把這套系列寫完了(躺

這三天以來都為了這對抱著腦袋燒阿(雖然也是燒的很開心啦XD

海外組CP大致上就是這樣了吧視情況而定看我什麼時候寫其他幾對的X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彼岸初舞 的頭像
彼岸初舞

【彼岸初舞】

煌幽(彼岸˙煌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