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艾德卡‧帕奇納斯x浦部莉香

。以動畫/遊戲閃電十一人為基礎延伸

。10年後設定有

生產畫面與懷孕有(爆

。世足賽跟代表隊捏造有

一群寵妻到不行的海外組眾男人有(欸






「什麼!!!!!」


浦部莉香差點沒把茶杯給摔了。

她瞪著眼前據說是權威的婦產科醫生,表情相當的不信任。

「本小姐才結婚不到一個月怎麼可能懷孕三個月哪!」

她重重的將茶杯放到茶几上,一整個又氣又羞又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樣子。

「冷靜點親愛的,妳也先聽聽醫生怎麼講的。」按著自家妻子的肩膀,艾德卡溫柔的說。

只見被稱做夏卡爾的醫生輕輕咳了一聲。

「帕奇納斯夫人,恕我冒昧,但您確定在結婚前所進行的性行為都確實的做好了防護嗎?」

夏卡爾醫生推了推眼鏡「據我所知有很多新婚夫妻在結婚前都沒有發現自己已經懷孕的事實,所以就算只是新婚不到一個月也是有可能會懷孕的。」他眼神相當犀利的說著。

這下莉香也說不出話來了,畢竟兩個人也在一起十年多了,總是會有那幾次、咳,沒有做防護的時候......望了望一旁的艾德卡,對方的表情也是有點尷尬。

「總之,兩位請務必注意,雖然已經三個月但這段時間還是不要進行性行為,建議時間是五個月後較為穩定會比較好。」在醫囑上又添上幾筆,醫生認真的說。

真不愧是權威,這說話方式還真是......莉香臉色變了變,艾德卡顯然也好不到哪去。


還是覺得不太相信。

莉香摸了摸自己的腹部,依舊平坦的模樣讓人很難想像裡面已經有一個新生命在孕育。

「真是難以置信哪......」忍不住喃喃自語,卻一字不漏的被艾德卡給聽了進去。

「是啊,原來我們根本不能去笑迪蘭先上車後補票呢......雖然是在毫無發覺的情況下──」

「艾德卡‧帕奇納斯!」

又羞又氣的狠狠搥了對方一拳,莉香的臉蛋已經紅到不能在紅。

也不想想是誰害的啊!!咬著牙,她想著。

看著她的表情,艾德卡失笑,握著她的手稍微緊了些。


*


當其他女孩們知道這件事時,一整個驚訝又開心的連夜揪著各自的丈夫飛來倫敦。

客廳裡,幾個女孩子圍著莉香交談著。

「真沒想到莉香居然會是我們幾個人中第二個懷孕的耶......」財前塔子摸著她的肚子,一臉興奮。
她與戴蒙尼歐的婚期定在下個月初,也是所有人裡面唯一還沒結婚的,但這一點也不妨礙戴蒙尼歐寵溺她的行為,從在她說要來倫敦這件事就知道,訂機票什麼的全是他一手包了。

「這樣說來,小秋跟春奈妳們也有點落後進度了呢,明明是我們裡面最早結婚的兩個。」久遠冬花掩著嘴笑著,懷孕已經快滿五個月的她肚子已經有些明顯,搞得準爸爸迪蘭整個心都掛在她身上,就怕她跟肚子裡的寶寶會發生什麼事。

「什麼嘛冬花,不要把我家的費迪歐跟妳家的迪蘭相提並論好不好。」脹紅了臉頰,音無春奈輕輕的打了一下她的肩膀,很是羞憤,她跟費迪歐交往了7年,這7年內拜她那妹控的哥哥所賜,一直到真的結婚之後才、咳、你懂的。

「而且要是這樣說的話,夏未也比莉香早結婚啊,就說我們。」木野秋帶點頑皮的笑容說著,她也很想要孩子,只可惜洛可可不知道為什麼在這種事情上特別遲鈍,她也沒有辦法啦?

雖然也沒關係。

「等等怎麼扯到我了──」雷門夏未一臉無奈,明明她什麼話也沒說,她跟馬克7年來根本是聚少離多,就算結婚了也幾乎都忙於公事,畢竟是財閥的大小姐,這位置也不好當啊。

望著眾姊妹們,莉香默默的嘆口氣。

「所以妳們到底是來幹嘛的哪......」她忍不住開口。


「『當然是提前來認一下乾兒子/乾女兒啊。』」


艾德卡現在表示非常頭痛。

因為客廳被女孩子們占據的緣故,幾個因為放心不下自己妻子所以也一起飛來的男人們只得轉移陣地到了艾德卡的書房,然後也是一輪不輸那些女孩們的疲勞轟炸。

「所以說那時候你憑什麼笑我啊,現在發現自己也是先上車後補票的感想是如何。」迪蘭一臉幸災樂禍的說,想當初這些傢伙發現自己是先上車後補票這件事笑話自己多久終於有一個人得到報應啦──雖然不是他最想要整的馬克‧庫爾加。

「比起你這個有自知的,不知者無罪你沒聽說過這道理嗎?」沒等艾德卡回答一旁的馬克倒是先接了下去,誰叫你這麼勤快呢?表情很是有揶揄的味道。

兩個人就這樣鬥起嘴來,艾德卡決定不去管這兩個總是吵吵鬧鬧的搭檔。

「不過,至少有了孩子啊,雖然兩人生活也很好,但是我也真想和春奈有孩子呢。」費迪歐突然開了口,語氣怎麼聽怎麼有一種羨慕的味道。

7年啊,整整7年他都被那個妹控到極點的鬼道有人妨礙著,就算結婚了那定時來查勤的電話也沒斷過──一想到這邊費迪歐差點沒想送一個奧丁神劍加強版給鬼道好讓他在醫院住個一陣子──當然是不可能的。

「這樣說來秋好像也說過想要孩子......不過到底要怎麼樣才會有?」聽到這邊洛可可也開了口,卻把眾人給驚的一愣,表情很是尷尬。

該不會這傢伙到現在......不容易啊光是交往的8年、結婚也快2年,居然還沒、還沒搞懂這種事情嗎?在場的男人們表情非常精彩。

「洛可可,這種事情我建議你跟你家老婆好好協調,順便好好請教......這種事兄弟們是幫不了你的。」沉重的拍了拍洛可可的肩膀,戴蒙尼歐一臉「加油吧孩子你要學的還很多」的表情。

熱愛足球到了這種聖人的地步,全天下除了這個洛可可,也就只有日本的那個円堂守可以跟他拼一拼了吧──也太遲鈍!!

「是嘛,我會去跟秋好好談談的。」握起拳,洛可可綻了一個自信的微笑。

什麼事情只要去學去問一定就會的......大不了多練習幾次?

客廳裡的秋突然感覺到一陣詭異的寒冷。


送走了幾對夫妻與準夫妻,莉香與艾德卡很沒形象的雙雙躺倒在沙發上。

她們對看了一眼,忍不住笑了出來。

「所以呢,後來你跟男生們聊了些什麼哪?」很自動的躺在對方的胸口上,她感興趣的問著。

「恩、討論先上車後補票跟不知者無罪到底是怎麼樣,還有某個人的經驗問題。」

他苦笑著說,那震驚的感覺現在想想還是有點嚇人。

「妳們呢,在書房都聽見妳們女孩子們的笑聲,聊得很開心?」

「是她們調侃我調得很開心哪。」重重的嘆了口氣,莉香無奈的說。

真搞不懂她們到底在想什麼,她想。

「看起來我們兩個人的遭遇一樣呢。」笑著輕吻了她的額頭,艾德卡抱著她說。

「我決定在這孩子出生之前都不要讓她們來了哪,會對孩子有壞影響哪。」

揮了揮拳頭,她很認真得下了決定。

「我贊成。」

她們望著對方的眼睛,相視而笑。

甜蜜的氛圍瞬間瀰漫在整個屋子內。


*


又過了幾個月。

時間來到了世足賽,自從FFI之後萊歐克特島儼然成為了重要賽事的舉辦地點,4年一度的世足賽也在這邊開打。

身為女王騎士隊的隊長夫人,莉香也來到了萊歐克特島,幾個姊妹更不用說,自家丈夫不是隊長就是重要球員,怎麼可能說不來呢,幾個女孩就這樣一起來到這裡。

「好久不見了──」

才剛步出機場,就見到円堂守帶著一整隊閃電日本前來接機。

「真是意外的接機人員。」冬花抱著剛出生不久的孩子笑著說,兩個月前剛出生的小女嬰睜著眼睛很是好奇的看著眼前一票人。

「噢噢,這就是小冬小花嗎?」円堂湊了過來,逗著女嬰,小小的孩子被逗得笑了出來。

「円堂你怎麼還是沒什麼長大啊。」秋淡淡的笑著說,向後面的閃電日本揮了揮手打招呼。

久違的好友看起來都很好,讓她們放下了心。

在她後面也走了出來的春奈還沒開口便讓思妹心切的鬼道有人給拉了過來,很是仔細的審視了一番,然後便被緊緊的擁抱住。

「哥......這樣我不能呼吸啊......」

「春奈哥哥超想妳的──費迪歐對妳好嗎不好的話哥哥隨時歡迎妳回來──」

「哥哥你可以不用操這個心!」

眾人無奈的笑笑,鬼道戀妹至極的個性誰不知道?

「大家怎麼都在哪?」夏未跟塔子攙扶著大腹便便的莉香走了出來,預產期在即的她顯得豐滿起來,很有一番幸福的味道。

「這麼久沒見了,不來接機可真是對不起我們這10年來的交情啊!」綱海很有活力的幫眾人回答,笑的一整個陽光燦爛。

是啊,10年的伙伴們。

從外星學園到現在,時光就這樣過去。

他們的友情也依舊持續。


但意外總是會發生。

當女王騎士正在進行決定八強的賽程時,剛結束上半場的艾德卡接到了這樣一通電話。

『莉香要生了。』從話筒傳來的嗓音是屬於塔子的。

他一愣,根據醫生所說的預產期應該還有幾個星期,怎麼會在這個時候突然......

「我馬上......」

『莉香說,不要你來。』

塔子的聲音很是嚴肅的打斷了艾德卡的話語。

『莉香......要你認真的把這場比賽比完,要是她生完發現你沒有進入八強她說要斃了你。』

她嘆了口氣,想到剛剛她問莉香說要不要叫艾德卡來時她的表情與答案。

「不准讓他來......這場比賽很重要,不可以因為我讓他們失去進入八強的機會哪。」

咬著牙,她努力的說,握在病床欄杆的手發白。

「要是沒進入八強我一定會斃了他哪。」她勉強的笑了出來。


掛上了電話,艾德卡心情很是五味雜陳。

「莉香小姐要生了?」監督走了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去嗎?」

「她叫我一定要打入八強,不然要斃了我。」他苦笑,誰都看得出來他有多擔心妻子的情況。

「打入八強有什麼難的,不用隊長出馬靠我們也行啦!」

一個聲音插了進來,艾瑞克‧帕普魯頓走了過來。

「自己的妻子都要生孩子了不去才真的不是個英國紳士該有的行為噢!」

蘭斯‧羅登也說著走了過來,笑的很是自信。

「去吧,打進八強的事情就交給我們,難不成你信不過我們這些騎士嗎?」監督笑了笑。

看著自己的隊員,艾德卡沉默了一陣,便下了決定。

「那麼,就拜託你們了,千萬不要讓我真的被莉香斃了。」

他笑著說,便快速的離開了球場。


幾乎是馬不停蹄的趕到醫院,當塔子看見艾德卡時還驚呼了一聲。

「莉香不是叫你不要來嘛你怎麼──」

「打入八強這種事我信任我的隊員,但妻子要生了我不來才真的該被她給斃了。」

打斷了塔子的發言,他在護士的幫忙下穿上了隔離衣便衝進了手術室。

才看見莉香痛到發白的臉,他就已經有了一種快要心碎的感覺。

「莉香。」握著她的手,緊握的力道很痛,卻比不上她受到的痛。

「艾、艾德卡?我不是叫你不要來哪......」又是一陣陣痛,莉香緊緊的咬住下唇。

「我不管,我妻子要生產妳說我能不來嗎?」

「你、八強怎麼辦?」

「這種事交給我的隊員就好,我相信他們。」

艾德卡說著,幾乎是憐愛的看著她的容顏。

「就算真的沒進,被妳斃了也甘願。」

這個、傻到極致的男人。

揚起了一個細不可聞的微笑,這個人總是這樣,什麼狡詐傲慢腹黑都沒了,永遠都是這樣傻氣的。

只對她。


*


在那聲最後的尖叫後接續的是響亮的啼哭。

「是漂亮的女孩噢。」

從醫生的手中接過了女嬰,艾德卡有些不敢置信的望著手中的小生命。

這是我的孩子呢,跟她的,我們可愛的孩子。

「辛苦了。」將孩子放進了莉香的懷中,他輕輕的印上一吻在她的額上。


「所以呢,決定好要叫什麼名字了?」趁著孩子的爸爸到走廊上講電話,幾個女人嘰嘰喳喳的問著,一整個匹美窗外麻雀。

「我是想好了哪......只是沒跟他講。」

抱著孩子,莉香有些害羞的笑笑。

「就叫愛莉絲。」

冬花想了想,突然笑了出來。

「妳這私心很重噢,莉香。」她說著「用妳們兩個人的名字開頭的第一個音,妳預謀很久嘍?」

「既然知道了就不要說出來哪!」

「啊啊,莉香害羞了......」

小女嬰睜開眼睛,打了個哈欠後又再度睡去。


門外,接獲了女王騎士進入八強準決賽的消息,又聽見了她的想法的艾德卡無聲的笑了。



END

小劇場之一


「秋。」

從艾德卡的家裡回來之後,洛可可很認真的叫住她。

「嗯?」她有些摸不著頭緒,難得他會這樣認真的叫住她呢。


「我們來生孩子吧?」

「......蛤!?」

「雖然我搞不太懂,但我有去網路上找過資料了......我想多練習幾遍應該就會了。」

「等等、不是這樣吧......」

「我會加油的。」

「欸,洛、洛可可──」


「秋,妳什麼時候懷孕了?」

「請拜那對英國夫妻檔所賜。」




─────

幹不忍說我超壞的(敢說

我沒有想到洛可可居然這麼純情(純潔),秋妳辛苦了(雙手合十

我居然真的把這對夫妻寫完了連環的4篇,我覺得我也真強(欸

雖然說有點對不起其他海外組的夫妻,嘛......就這樣(溜

【閃11】【海外組】艾莉You are my goddess of victory.

 

CP:艾德卡‧帕奇納斯x浦部莉香

 

。以動畫/遊戲閃電十一人為基礎延伸

 

10年後設定有

 

。生產畫面與懷孕有(

 

。世足賽跟代表隊捏造有

 

。一群寵妻到不行的海外組眾男人有(

 

 

 

 

 

 

「什麼!!!!!」

 

 

浦部莉香差點沒把茶杯給摔了。

 

她瞪著眼前據說是權威的婦產科醫生,表情相當的不信任。

 

「本小姐才結婚不到一個月怎麼可能懷孕三個月哪!」

 

她重重的將茶杯放到茶几上,一整個又氣又羞又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樣子。

 

「冷靜點親愛的,妳也先聽聽醫生怎麼講的。」按著自家妻子的肩膀,艾德卡溫柔的說。

 

只見被稱做夏卡爾的醫生輕輕咳了一聲。

 

「帕奇納斯夫人,恕我冒昧,但您確定在結婚前所進行的性行為都確實的做好了防護嗎?」

 

夏卡爾醫生推了推眼鏡「據我所知有很多新婚夫妻在結婚前都沒有發現自己已經懷孕的事實,所以就算只是新婚不到一個月也是有可能會懷孕的。」他眼神相當犀利的說著。

 

這下莉香也說不出話來了,畢竟兩個人也在一起十年多了,總是會有那幾次、咳,沒有做防護的時候......望了望一旁的艾德卡,對方的表情也是有點尷尬。

 

「總之,兩位請務必注意,雖然已經三個月但這段時間還是不要進行性行為,建議時間是五個月後較為穩定會比較好。」在醫囑上又添上幾筆,醫生認真的說。

 

真不愧是權威,這說話方式還真是......莉香臉色變了變,艾德卡顯然也好不到哪去。

 

 

還是覺得不太相信。

 

莉香摸了摸自己的腹部,依舊平坦的模樣讓人很難想像裡面已經有一個新生命在孕育。

 

「真是難以置信哪......」忍不住喃喃自語,卻一字不漏的被艾德卡給聽了進去。

 

「是啊,原來我們根本不能去笑迪蘭先上車後補票呢......雖然是在毫無發覺的情況下──」

 

「艾德卡‧帕奇納斯!」

又羞又氣的狠狠搥了對方一拳,莉香的臉蛋已經紅到不能在紅。

 

也不想想是誰害的啊!!咬著牙,她想著。

 

看著她的表情,艾德卡失笑,握著她的手稍微緊了些。

 

 

*

 

 

當其他女孩們知道這件事時,一整個驚訝又開心的連夜揪著各自的丈夫飛來倫敦。

 

客廳裡,幾個女孩子圍著莉香交談著。

 

「真沒想到莉香居然會是我們幾個人中第二個懷孕的耶......」財前塔子摸著她的肚子,一臉興奮。

她與戴蒙尼歐的婚期定在下個月初,也是所有人裡面唯一還沒結婚的,但這一點也不妨礙戴蒙尼歐寵溺她的行為,從在她說要來倫敦這件事就知道,訂機票什麼的全是他一手包了。

 

「這樣說來,小秋跟春奈妳們也有點落後進度了呢,明明是我們裡面最早結婚的兩個。」久遠冬花掩著嘴笑著,懷孕已經快滿五個月的她肚子已經有些明顯,搞得準爸爸迪蘭整個心都掛在她身上,就怕她跟肚子裡的寶寶會發生什麼事。

 

「什麼嘛冬花,不要把我家的費迪歐跟妳家的迪蘭相提並論好不好。」脹紅了臉頰,音無春奈輕輕的打了一下她的肩膀,很是羞憤,她跟費迪歐交往了7年,這7年內拜她那妹控的哥哥所賜,一直到真的結婚之後才、咳、你懂的。

 

「而且要是這樣說的話,夏未也比莉香早結婚啊,就說我們。」木野秋帶點頑皮的笑容說著,她也很想要孩子,只可惜洛可可不知道為什麼在這種事情上特別遲鈍,她也沒有辦法啦?

 

雖然也沒關係。

 

「等等怎麼扯到我了──」雷門夏未一臉無奈,明明她什麼話也沒說,她跟馬克7年來根本是聚少離多,就算結婚了也幾乎都忙於公事,畢竟是財閥的大小姐,這位置也不好當啊。

 

望著眾姊妹們,莉香默默的嘆口氣。

 

「所以妳們到底是來幹嘛的哪......」她忍不住開口。

 

 

「『當然是提前來認一下乾兒子/乾女兒啊。』」

 

 

艾德卡現在表示非常頭痛。

 

因為客廳被女孩子們占據的緣故,幾個因為放心不下自己妻子所以也一起飛來的男人們只得轉移陣地到了艾德卡的書房,然後也是一輪不輸那些女孩們的疲勞轟炸。

 

「所以說那時候你憑什麼笑我啊,現在發現自己也是先上車後補票的感想是如何。」迪蘭一臉幸災樂禍的說,想當初這些傢伙發現自己是先上車後補票這件事笑話自己多久終於有一個人得到報應啦──雖然不是他最想要整的馬克‧庫爾加。

 

「比起你這個有自知的,不知者無罪你沒聽說過這道理嗎?」沒等艾德卡回答一旁的馬克倒是先接了下去,誰叫你這麼勤快呢?表情很是有揶揄的味道。

 

兩個人就這樣鬥起嘴來,艾德卡決定不去管這兩個總是吵吵鬧鬧的搭檔。

 

「不過,至少有了孩子啊,雖然兩人生活也很好,但是我也真想和春奈有孩子呢。」費迪歐突然開了口,語氣怎麼聽怎麼有一種羨慕的味道。

 

7年啊,整整7年他都被那個妹控到極點的鬼道有人妨礙著,就算結婚了那定時來查勤的電話也沒斷過──一想到這邊費迪歐差點沒想送一個奧丁神劍加強版給鬼道好讓他在醫院住個一陣子──當然是不可能的。

 

「這樣說來秋好像也說過想要孩子......不過到底要怎麼樣才會有?」聽到這邊洛可可也開了口,卻把眾人給驚的一愣,表情很是尷尬。

 

該不會這傢伙到現在......不容易啊光是交往的8年、結婚也快2年,居然還沒、還沒搞懂這種事情嗎?在場的男人們表情非常精彩。

 

「洛可可,這種事情我建議你跟你家老婆好好協調,順便好好請教......這種事兄弟們是幫不了你的。」沉重的拍了拍洛可可的肩膀,戴蒙尼歐一臉「加油吧孩子你要學的還很多」的表情。

 

熱愛足球到了這種聖人的地步,全天下除了這個洛可可,也就只有日本的那個円堂守可以跟他拼一拼了吧──也太遲鈍!!

 

「是嘛,我會去跟秋好好談談的。」握起拳,洛可可綻了一個自信的微笑。

 

什麼事情只要去學去問一定就會的......大不了多練習幾次?

 

客廳裡的秋突然感覺到一陣詭異的寒冷。

 

 

送走了幾對夫妻與準夫妻,莉香與艾德卡很沒形象的雙雙躺倒在沙發上。

 

她們對看了一眼,忍不住笑了出來。

 

「所以呢,後來你跟男生們聊了些什麼哪?」很自動的躺在對方的胸口上,她感興趣的問著。

 

「恩、討論先上車後補票跟不知者無罪到底是怎麼樣,還有某個人的經驗問題。」

 

他苦笑著說,那震驚的感覺現在想想還是有點嚇人。

 

「妳們呢,在書房都聽見妳們女孩子們的笑聲,聊得很開心?」

 

「是她們調侃我調得很開心哪。」重重的嘆了口氣,莉香無奈的說。

 

真搞不懂她們到底在想什麼,她想。

 

「看起來我們兩個人的遭遇一樣呢。」笑著輕吻了她的額頭,艾德卡抱著她說。

 

「我決定在這孩子出生之前都不要讓她們來了哪,會對孩子有壞影響哪。」

 

揮了揮拳頭,她很認真得下了決定。

 

「我贊成。」

 

她們望著對方的眼睛,相視而笑。

 

甜蜜的氛圍瞬間瀰漫在整個屋子內。

 

 

*

 

 

又過了幾個月。

 

時間來到了世足賽,自從FFI之後萊歐克特島儼然成為了重要賽事的舉辦地點,4年一度的世足賽也在這邊開打。

 

身為女王騎士隊的隊長夫人,莉香也來到了萊歐克特島,幾個姊妹更不用說,自家丈夫不是隊長就是重要球員,怎麼可能說不來呢,幾個女孩就這樣一起來到這裡。

 

「好久不見了──」

 

才剛步出機場,就見到円堂守帶著一整隊閃電日本前來接機。

 

「真是意外的接機人員。」冬花抱著剛出生不久的孩子笑著說,兩個月前剛出生的小女嬰睜著眼睛很是好奇的看著眼前一票人。

 

「噢噢,這就是小冬小花嗎?」円堂湊了過來,逗著女嬰,小小的孩子被逗得笑了出來。

 

「円堂你怎麼還是沒什麼長大啊。」秋淡淡的笑著說,向後面的閃電日本揮了揮手打招呼。

 

久違的好友看起來都很好,讓她們放下了心。

 

在她後面也走了出來的春奈還沒開口便讓思妹心切的鬼道有人給拉了過來,很是仔細的審視了一番,然後便被緊緊的擁抱住。

 

「哥......這樣我不能呼吸啊......

 

「春奈哥哥超想妳的──費迪歐對妳好嗎不好的話哥哥隨時歡迎妳回來──」

 

「哥哥你可以不用操這個心!」

 

眾人無奈的笑笑,鬼道戀妹至極的個性誰不知道?

 

「大家怎麼都在哪?」夏未跟塔子攙扶著大腹便便的莉香走了出來,預產期在即的她顯得豐滿起來,很有一番幸福的味道。

 

「這麼久沒見了,不來接機可真是對不起我們這10年來的交情啊!」綱海很有活力的幫眾人回答,笑的一整個陽光燦爛。

 

是啊,10年的伙伴們。

 

從外星學園到現在,時光就這樣過去。

 

他們的友情也依舊持續。

 

 

但意外總是會發生。

 

當女王騎士正在進行決定八強的賽程時,剛結束上半場的艾德卡接到了這樣一通電話。

 

『莉香要生了。』從話筒傳來的嗓音是屬於塔子的。

 

他一愣,根據醫生所說的預產期應該還有幾個星期,怎麼會在這個時候突然......

 

「我馬上......

 

『莉香說,不要你來。』

 

塔子的聲音很是嚴肅的打斷了艾德卡的話語。

 

『莉香......要你認真的把這場比賽比完,要是她生完發現你沒有進入八強她說要斃了你。』

 

她嘆了口氣,想到剛剛她問莉香說要不要叫艾德卡來時她的表情與答案。

 

「不准讓他來......這場比賽很重要,不可以因為我讓他們失去進入八強的機會哪。」

 

咬著牙,她努力的說,握在病床欄杆的手發白。

 

「要是沒進入八強我一定會斃了他哪。」她勉強的笑了出來。

 

 

掛上了電話,艾德卡心情很是五味雜陳。

 

「莉香小姐要生了?」監督走了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去嗎?」

 

「她叫我一定要打入八強,不然要斃了我。」他苦笑,誰都看得出來他有多擔心妻子的情況。

 

「打入八強有什麼難的,不用隊長出馬靠我們也行啦!」

 

一個聲音插了進來,艾瑞克‧帕普魯頓走了過來。

 

「自己的妻子都要生孩子了不去才真的不是個英國紳士該有的行為噢!」

 

蘭斯‧羅登也說著走了過來,笑的很是自信。

 

「去吧,打進八強的事情就交給我們,難不成你信不過我們這些騎士嗎?」監督笑了笑。

 

看著自己的隊員,艾德卡沉默了一陣,便下了決定。

 

「那麼,就拜託你們了,千萬不要讓我真的被莉香斃了。」

 

他笑著說,便快速的離開了球場。

 

 

幾乎是馬不停蹄的趕到醫院,當塔子看見艾德卡時還驚呼了一聲。

 

「莉香不是叫你不要來嘛你怎麼──」

 

「打入八強這種事我信任我的隊員,但妻子要生了我不來才真的該被她給斃了。」

 

打斷了塔子的發言,他在護士的幫忙下穿上了隔離衣便衝進了手術室。

 

才看見莉香痛到發白的臉,他就已經有了一種快要心碎的感覺。

 

「莉香。」握著她的手,緊握的力道很痛,卻比不上她受到的痛。

 

「艾、艾德卡?我不是叫你不要來哪......」又是一陣陣痛,莉香緊緊的咬住下唇。

 

「我不管,我妻子要生產妳說我能不來嗎?」

 

「你、八強怎麼辦?」

 

「這種事交給我的隊員就好,我相信他們。」

 

艾德卡說著,幾乎是憐愛的看著她的容顏。

 

「就算真的沒進,被妳斃了也甘願。」

 

這個、傻到極致的男人。

 

揚起了一個細不可聞的微笑,這個人總是這樣,什麼狡詐傲慢腹黑都沒了,永遠都是這樣傻氣的。

 

只對她。

 

 

*

 

 

在那聲最後的尖叫後接續的是響亮的啼哭。

 

「是漂亮的女孩噢。」

 

從醫生的手中接過了女嬰,艾德卡有些不敢置信的望著手中的小生命。

 

這是我的孩子呢,跟她的,我們可愛的孩子。

 

「辛苦了。」將孩子放進了莉香的懷中,他輕輕的印上一吻在她的額上。

 

 

「所以呢,決定好要叫什麼名字了?」趁著孩子的爸爸到走廊上講電話,幾個女人嘰嘰喳喳的問著,一整個匹美窗外麻雀。

 

「我是想好了哪......只是沒跟他講。」

 

抱著孩子,莉香有些害羞的笑笑。

 

「就叫愛莉絲。」

 

冬花想了想,突然笑了出來。

 

「妳這私心很重噢,莉香。」她說著「用妳們兩個人的名字開頭的第一個音,妳預謀很久嘍?」

 

「既然知道了就不要說出來哪!」

 

「啊啊,莉香害羞了......

 

小女嬰睜開眼睛,打了個哈欠後又再度睡去。

 

 

門外,接獲了女王騎士進入八強準決賽的消息,又聽見了她的想法的艾德卡無聲的笑了。

 

 

 

END

 

小劇場之一

 

 

「秋。」

 

從艾德卡的家裡回來之後,洛可可很認真的叫住她。

 

「嗯?」她有些摸不著頭緒,難得他會這樣認真的叫住她呢。

 

 

「我們來生孩子吧?」

 

......蛤!?」

 

「雖然我搞不太懂,但我有去網路上找過資料了......我想多練習幾遍應該就會了。」

 

「等等、不是這樣吧......

 

「我會加油的。」

 

「欸,洛、洛可可──」

 

 

「秋,妳什麼時候懷孕了?」

 

「請拜那對英國夫妻檔所賜。」

 

 

 

 

─────

 

幹不忍說我超壞的(敢說

 

我沒有想到洛可可居然這麼純情(純潔),秋妳辛苦了(雙手合十

 

我居然真的把這對夫妻寫完了連環的4篇,我覺得我也真強(

 

雖然說有點對不起其他海外組的夫妻,嘛......就這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彼岸初舞 的頭像
彼岸初舞

【彼岸初舞】

煌幽(彼岸˙煌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