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警告】
★這裡是女性向同人為主的社團BLOG。
★與原作者、出版者、國家、人物、團體沒有任何關係。
★因為包含腐向的內容,並且含有限制級描繪創作,對這方面苦手者請關上這個頁面。
★不了解或排斥者請盡速關閉網頁,並請不要於公眾場合觀看。

CP:不定,請自行挖掘


。R15......應該有

。以動畫/遊戲閃電十一人為基礎延伸

。黑暗向,混亂向,一群不知道黑到哪去的閃電日本有

我絕對不會說闇堕的円堂真是不知道帥到哪裡去(幹

我也不會說我深深愛著闇堕的流星組(夠了

反正我愛闇墮(滾

她幾乎不敢相信這是她所認識的那個人。

「恩,怎麼了嘛春奈,為什麼要用那個表情看著我呢?」

音無春奈必須用極大的克制力才能不讓自己尖叫出聲。



「妳看起來好像很害怕我耶。」

吹雪士郎用手指輕敲著臉頰,那眼眸已不復原先美麗的墨綠色,而是染上了一層深沉的紅。

如血如怨如恨的,那樣駭人的紅色。

「怎麼怎麼,春奈妳怎麼會怕吹雪呢?吹雪很正常啊。」

突然從一旁湊過來的円堂守笑著說,春奈驚恐的發現對方的眼睛也漫上了那樣的紅色。

不、不僅僅是円堂跟吹雪,整個閃電日本隊的眼神以及色澤全部都是這樣的顏色,原本天藍與白色的閃電日本隊制服也變成了黑與紅的交錯,讓人打從心底寒了起來。

雙手不自覺的用力抓緊了手上的筆記本,她吞了吞唾液,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反應。

「啊、時間到了,大家該去熱身了噢!」

突然這樣說著,円堂轉身開口,眾人也只是笑笑的便走了出去。

除了吹雪。


「吶、春奈。」

他湊近她,那是她所熟悉的距離,當她們總在四下無人時偷偷親吻的默示。

「今天不給我一個祝福之吻嗎?」

笑容明明是一樣的,她卻覺得好害怕。

「學、學長還是先去熱身吧,我今天早上有點不舒服怕是感冒了,不想傳染給你。」

有些勉強的笑笑,春奈拒絕了這個要求。

「感冒?真是的春奈,不要總是那麼逞強,我會心疼的。」

關懷的語氣跟覆在自己額上的動作,那是吹雪的慣性動作,每次她不舒服時都會這樣做。

「我先去熱身,今天春奈就好好休息,必要時跟監督請個假休息一下。」

移開了額頭上的手,轉而揉了揉她的頭髮,他帶著溺愛的語氣說著,她卻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望著他走出餐廳的大門,春奈這才跌坐在地上。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


今天並沒有賽程,於是久遠監督破例讓閃電日本隊的眾人放了一天假,好讓他們可以應付接下來與足球帝國的比賽。

這的確是好事,但今天久遠冬花卻不這樣覺得。

「妳幹嘛露出跟音無那女人一樣的表情,我又不是吹雪。」

不動明王歪了歪頭,不解她那帶著害怕的表情。

「明王、你發生什麼事了嗎?」輕輕咬著牙,她鼓起勇氣開了口。

不然為什麼,那眼神那氣質整個都變了,帶著黑暗的。

「沒啊,我很正常好不好。」

不動攤了攤手,一臉不屑的說。

這些女人也太神經質了,大家今天明明跟平常一樣,是到底有什麼不對?

「不要讓本大爺擔心啊。」拍了拍冬花的肩膀,他笑著。

冬花居然覺得整個人都起了雞皮疙瘩。


「發現夏未♥」

露天咖啡座的營業高峰時段還沒到,趁著早上來到這邊放鬆喝咖啡的雷門夏未卻突然被抱住。

熟悉的溫度與氣味,卻讓她莫名的抖了一下。

「浩人......呃?」

她轉過頭去,卻發現眼前的人並不像是她以往所見的那樣子。

從那雙眼睛便看得出來。

「夏未我超想妳的。」再一次的將她抱住,基山浩人笑的很是開心。

「浩、浩人,你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沒有辦法拒絕他的擁抱,但那擁抱卻讓她感到冰冷。

「沒有啊,夏未為什麼這樣說?」

他眨了眨眼,笑的那一整個是無害。

夏未卻覺得好像看見了當初創世紀的古蘭,那樣深沉的笑容。

「......也許是我多心。」嘆了口氣,但心中那股不安的感覺卻怎麼也揮之不去。


「女孩子們好像已經有些人察覺了耶。」

一個低聲笑著的聲音說著。

「怎麼做?」

另外一個聲音說著。

「不怎麼做。」

原先的聲音回答著,像是有著十足的興趣。

「大不了,就讓她們也一起被『感染』不就好了?」

「這樣做不太好吧?」

又出現了一個聲音,語氣有些不贊同。

「噢啦,該不會你在心疼春奈?」

原先的聲音再度笑了起來,帶著揶揄的味道。

那不贊同的聲音沉默了下來。

「『感染』她們的任務,你打算交給誰?」

第二個出現的聲音問著。

「這個嘛,不覺得她們的男友很適合嗎?」

「......的確是最佳人選。」

「把他們幾個叫過來......阿對了,我記得莉香跟小秋的男朋友都在其他代表隊吧?」

「要順勢『感染』?」

「這樣才不會起疑心,也可以順便擴大我們的勢力。」.

那笑聲低了些,一雙紅色的眼睛閃著危險的光芒。

「很快的,不僅僅是萊歐克特島,全日本、不、全世界都會是我們的天下。」

那雙眼睛瞇了起來。

「並且我們將不被任何人所掌控,影山也好賈爾席多也好,他們只會匍匐在我們的腳下。」

一瞬間,那眼睛的四周出現了無數的眼睛,相同的紅色。

「比起他們兩人,你在這點上更有才華呢......」第二個聲音帶點感嘆的說著。


「円堂守。」


一顆發著紅光的石頭在他的手上閃爍著不祥的光芒。


*


難得她們會想要來游泳。

財前塔子脫去了身上罩著的寬大T恤,露出了裡面的泳衣,跟她一起來的浦部莉香早已用飛快的速度換好服裝並且跳下海裡。

「塔~子~快一點哪水好涼好舒服哪~」

莉香打著水花笑的很是開心。

「真是的,這麼心急幹嘛,海是會自己跑掉嗎?」

無奈的說著,她也一起下了水。

蔚藍的海水與透亮的天空讓人心情都好了起來,雖然在不遠處有些烏雲像是要下雨一樣也無法打擾這樣的好心情。

直到那兩個男人不約而同的找了來。


塔子幾乎不認得眼前的人是她的男友,綱海條介。

「一副驚訝的表情呢塔子。」

該是爽朗的表情她卻覺得像是沉悶的風暴來臨。

「條介,你今天不用練習?」

「監督放了我們一天假,妳知道的後天就是跟足球帝國的比賽啦,說是讓我們放鬆。」

本該是像海一樣的藍色眼睛全部變成了紅色。

「......別讓我擔心,真的。」

沒來由的,她感到害怕。

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艾德卡,你沒事帶什麼變色片哪。」望著對方的紅色眼睛,莉香很是疑惑。

「我沒有啊,莉香妳怎麼會這樣說。」

苦笑著回答,艾德卡有點無奈。

「......你沒有事吧哪。」

輕輕皺起眉頭,她隱隱覺得不對勁。

連這樣大剌剌的她都發現了,想必其他人一定也有發現。

「我沒事的,不用擔心。」輕輕笑了笑,他將浴巾遞給她。

......絕對不是沒事。

莉香有些擔心得望了望天空,那片烏雲越來越大。


「一哉,我好像第一次看見你帶那條項鍊耶。」

牽著手,木野秋有些疑惑的指了指一之瀨一哉胸前的項鍊,紅色的不知名石頭似乎散發著什麼光芒,讓人有些畏懼。

「隊友拿給我的,說是人家指名送給我。」抓了抓頭笑笑,他今天收到時也沒想太多。



「感覺有點奇怪......」不無擔心的望著他,看他神色依舊也就稍稍放下了點心。

「啊,好像要下雨了。」他突然開口,指著天空那片越來越大的烏雲。

「糟糕,我沒帶傘啊......」

有些苦惱的說著,秋感到了困擾。

「這裡離我的宿舍比較近,要先跟我回去嘛,我的隊友不會介意的。」

一之瀨笑笑,提出了意見。

「那就麻煩你了。」


「看樣子差不多了呢。」

円堂笑笑的走到球場,除了幾個被派出去的人,居然是閃電日本全員到齊。

「円堂、不,隊長。」

豪炎寺修也單膝下跪,並將右手放到了胸前,其他人見狀也做了相同的動作。

「請指示。」


滿意的看著眾人的臣服,円堂拉開了笑容,危險的。

「那麼,行動開始。」

「完成我們的帝國以及我們的世界。」

一道落雷打了下來,然後便是大雨傾盆。


*


強烈的氣息與吻就這樣突然的落了下來,伴隨著那道落雷。

「『吶,就讓我給妳一份GIFT,好嗎?』」

在無限的驚愕以及濃烈的氣息交換下,當最後闔上眼睛時只記得那道紅色的石頭光芒。


隔日。

「明天就是比賽了,妳們的準備如何。」難得的關心了女孩子們,久遠監督這樣問著。

「啊、沒有問題的,東西我們都已經準備齊全,絕對不會有遺漏。」

幾個女孩從忙碌的事務中抬起了頭,露出微笑。

那眼睛竟是,如血如怨如恨的,那樣駭人的紅色。


指間鑲著紅色石頭的指環閃著光芒。


END


─────

我第一次挑戰在P網非常受到好評的闇墮系,老實說我腦子都快當了(躺

原本想試試寫到R的最後還是恥度不夠,畢竟這幾個孩子的年紀實在事讓我下手不能。

退一步寫十年後,這樣的話闇墮的主角又不會是她們而是GO篇的角色。

也許哪天我會補完那道落雷下來發生的事情,也許啦X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彼岸初舞 的頭像
彼岸初舞

【彼岸初舞】

煌幽(彼岸˙煌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80454v
  • 診﹎所〇強♂姦﹋網﹉站流○出 goo.gl/ClgFem